AI+AR正在改变美妆行业

2022年10月26日19:53:24AI+AR正在改变美妆行业已关闭评论


    文/行早
    疫情的原因让美容、美妆行业经受挑战:线下的体验式购物因为全球隔离政策碰到难题,在一个人人都在口罩的特殊时期,口红、粉底这种需求会不会减弱?
    电商购物如何能让顾客感受到类似线下的那种真实体验?美国《财富》杂志近期的一篇报道就发现了一个趋势,欧莱雅、雅诗兰黛、丝芙兰这种化妆品公司和线下门店,希望能够利用人工智能和增强现实这样的技术来改善体验。
    Perfect Corp这样的技术创业公司推出的个性化妆容服务,正好满足了这些巨头,以及客户的需要。现在,他们的服务也已经在中国的微信小程序上线。
    AR结合AI,将虚拟化妆带进现实
    娇兰首席数字官Jean-Denis Mariani认为,消费者很难在不试用的情况下购买化妆品,良好的购物体验与产品一样重要。
    问题是,疫情仍在肆虐的当下,如何体验?
    《财富》杂志在自己的报道中提到,即使线上的购物模式可以满足消费者对任意款化妆品类的需求,也无法通过线上模式尝试七、八种粉底色号来找到最合适的那一款。
    中国台湾的一家名为Perfect Corp的公司,利用AI和AR的技术,通过面部识别和色彩区别配建了多项服务,推动美容数字化的进程。欧莱雅技术孵化全球副总裁Balooch,称这项技术趋势为Phygital。
    早在2014年,欧莱雅公司推出了可在智能手机上使用的虚拟化妆镜Makeup Genius,第一年的下载量超过2000万。
    然而,撇开这些辅助性美妆产品,对于化妆品本身而言,早期的虚拟化妆、线上试色有很大的缺陷,单纯的在一张张露出程式化微笑的虚拟人脸上置换口红、粉底、眼影的色调无异于进阶版的小游戏天使换装,巨大的疏离感让消费者难以为此买单。
    欧莱雅意识到消费者对已有的科技美妆产品不满意的现状,在疫情的催化下加大了对美容科技企业的投资,收购加拿大美妆AR技术先锋公司Modiface Inc,并与谷歌合作。
    消费者可以通过Google Search找到“增强现实美妆体验”,试色方面,不局限于唇、眼睛、腮红等传统美妆产品。针对消费者对染发个性化的需求,推出了虚拟试发色技术与旗下染发品牌Color&Co。
    在视觉方面,妙巴黎推出了一款魔镜,顾客随机挑选任意款口红,这面镜子就能立刻展现试色后的真实效果。将AR体验结合实际产品创造出近乎于真实的试色体验。
    社交平台加速虚拟化妆的推广
    放眼全球,YouTube、谷歌、Snapchat都增强了与美容品牌的合作,致力于提供虚拟试妆服务。
    欧莱雅、雅诗兰黛、强生等多家巨头已经在了赛道上。与互联网大厂合作,强强联合,是不少化妆品巨头的选择。
    据《财富》报道,去年年底,强生旗下露得清与谷歌和YouTube合作,利用其新的虚拟试妆技术,让消费者在YouTube观看美妆视频的同时,尝试露得清的唇彩。而在与亚马逊的合作中,在技术加持下完善虚拟的网络试用方案,预计会在2021年推出其成果。
    另一边,视觉社交网站“Pinterest”将YSL、兰蔻、Nyx等品牌的4000多种美妆颜色引入平台,结合相机功能,用户可以轻易看见任意款眼影在自己眼睛上真实的效果。
    同样,据报道雅诗兰黛全球消费者营销和网络高级副总裁乔恩?罗曼也表示,为顾客提供最具个性化的服务是雅诗兰黛的核心目标。
    2019年,雅诗兰黛借助YouCam Makeup推出了虚拟配色体验。疫情后,雅诗兰黛加大了科技技术方面的投资,推出了虚拟肤质分析系统,用人工智能技术带来个性化的皮肤护理方案。
    YSL、香奈儿等美妆巨头2020年流年不利,却也让这些巨头的技术项目起死回生。欧莱雅几年前曾经孵化过一些名为Perso的服务,如今搁置几年之后重启。一个月前,欧莱雅推出了名为“YSL Rouge Sur Mesure”的服务。
    这项服务利用YSL标志性的哑光口红,完成个性化色调的组合搭配,其色调组合方案成千上万。
    香奈儿也推出了“LipScanner”美妆应用程序,香奈儿还为此申请了专利,香奈儿旗下有一个名为Connected Experience 实验室的团队,一直十分神秘。香奈儿一直拒绝公开团队的具体细节。
    但是毫无疑问,他们的目的依然是销售口红。在使用LipScanner时,消费者的人像将于400款香奈儿口红进行肤色匹配,最终目的还是销售口红。
    另一位美妆巨头迪奥也没有闲着。
    疫情期间,迪奥选择加大线上店铺的影响力度,开设了3D虚拟线上店铺,不同于传统的线上美妆店铺,Dior 在店铺的陈设、细节上格外用心,意在让客户即便身置家中,也能感觉到巴黎香榭丽舍店的氛围。
    “虚拟化妆”落地
    过于“鸡肋”,是豆瓣“我爱化妆品“小组组员“柠檬”对于目前虚拟化妆体验的评价,虚拟化妆技术不成熟。当消费者拆开网购包裹,在脸上进行真实的试色时,依然不同于虚拟化妆体验。
    Balooch在一次采访中表现出深深的担忧,帮助顾客挑选最合适的产品是一家品牌的职责所在,尤其是在产品过剩的时候。
    对于消费者来说,线上购物虽然让消费者与产品之间产生了距离感,但另一方面来说,也减少了消费者做决定的时间。在虚拟化妆技术的催化下,400款产品同时体现在脸上,没有一点点的反应时间,多出超出预期的消费是必然导致的结果。“这么独特、适合自己,不买就错过了。”
    《财富》杂志提到对于兴起的虚拟美妆,略有疑问,对比线下美妆体验,与线上的虚拟美妆,线上产品种类繁多,而技术之外依然缺乏面向于顾客的体验感灵活性。
    虚拟化妆目前最大的改变是产品个性化,为了解决单一的程式化配色方案,国内阿里巴巴推出YouCam试妆技术为消费者提供线上购物体验。
    某种程度上来说,消费者获得短暂的主动权后,是更多泡沫式的无用消费。
    问题是,产品本身有改变吗?虚拟化妆是否真的有用呢?
    而La Roche-Posay公司旗下的Efaclar Spotscan将美妆技术与智能手机相结合,用智能手机的摄像头扫描用户的脸部与6000张专业照片进行对比,帮助皮肤科医生诊断黑素瘤等皮肤疾病。
    真正有益于虚拟化妆技术推广的环境与社会因素,不是社交媒体上各家流量助推,而是产品有没有关注到用户真正的使用体验。
    玉兰油在传统美容行业转型很快,顺应消费者有效购买护肤品的需求,玉兰油推出了Skin Advisor。
    从线下购买到线上销售,美妆品牌旗下的智能肤质分析平台和推荐的产品无法完全取代皮肤医生,但通过科学化的数据分析,美妆品牌可以提供消费者健康的皮肤护理方向。